• 北京时间[]
  • 伦敦时间[]
  • 纽约时间[]
  • 香港时间[]
  • 东京时间[]
  • 新加坡时间[]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指标 >
面对贸易摩擦,韩国的对策有什么特点
 
 

  晋平新观察
  
  韩国是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国之一,对美国市场依赖性较大,长期以来也不断受到各种贸易保护主义的挤压。但是面对特朗普的单边和贸易保护主义行为,韩国采取的应对举措是让步多于反制。这一方面会为韩国经济带来较多压力,另一方面还会给特朗普提供错误信号。
  
  赵晋平
  
  5月14日到18日,笔者应邀参加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代表团访问韩国,并出席由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和韩国21世纪韩中交流协会联合举办的第十八届中韩知名人士论坛。
  
  访韩期间,我们先后参加了以韩国国会副议长沈在哲,韩国前总理李寿成,韩国21世纪韩中交流协会会长、韩国总统府原总务长官金汉圭,中国驻韩国大使邱国洪等为代表团举办的交流活动,赴平昌冬奥会举办地江原道进行实地调研,并与出席论坛的韩国国会议员、专家学者、媒体代表等围绕朝鲜半岛局势、中韩经贸关系和文化交流合作等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
  
  在经贸问题的讨论中,韩国广场国际通商研究院院长、韩国前外交通商部通商交涉本部长朴泰镐在主旨发言中涉及到了当前全球面临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问题,提出了加强中韩合作的积极建议,但对特朗普贸易保护行为危害性的认识并不十分鲜明。
  
  韩国是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主要来源国之一,对美国市场依赖性较大,多年来不断受到来自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不断增多的压力。那么,面对特朗普的单边和贸易保护主义行为,韩国的应对有什么特点?笔者结合会议讨论内容谈谈自己的看法。
  
  对美依赖
  
  在经历了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困境之后,韩国经济出现明显回升态势。根据韩国银行4月26日公布的数据,2018年一季度,韩国GDP比上季度实际增长1.1%(同比增长2.8%),比2017年四季度提高1.6个百分点,继续保持了稳中向好的趋势。
  
  按照支出法核算来看,一季度货物和服务出口实际增长4.4%,在所有支出法大类项目中增幅最大,是经济增长率回升的主要拉动因素之一。另外,韩国贸易协会的统计显示,今年一季度,韩国的货物贸易出口同比增长10.1%,并保持了132亿美元的巨额贸易顺差(占贸易总额的4.8%)。由此可见,韩国经济回升主要受全球经济回升的影响,出口持续增长是重要拉动因素。
  
  美国是韩国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出口市场,吸收了韩国大约12%的出口额。因此,美国的市场需求和政策变化对韩国经济具有较大影响。以今年一季度为例,韩国对美出口同比下降了2.8%,仅此一项,韩国的出口增长率减少了0.34个百分点。如果将通过其他国家传导的影响计算在内,这一损失会更大。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美国因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导致从全球进口下降10%,韩国的GDP增长率将因此下降1.66个百分点。毫无疑问,由于韩国对美国市场的高度依赖性,韩国有可能成为美国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最大受害者之一。
  
  数量限制
  
  实际上,今年以来,韩国已经开始遭受美国的贸易保护措施的挤压。在特朗普作出对美国进口钢铝产品加征高额关税的决定之后,要求贸易伙伴国通过谈判达成豁免协议。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整备局(CBP)发布的消息,经过美韩双边谈判,美国对从韩国的钢铁产品开始实施进口配额限制,以此为交换条件,美国钢铁产品进口加征25%关税措施对于来自韩国的进口可给予豁免。而且美国对其他拟给予豁免的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等国也将采用相同方式处理。
  
  数量配额方法实际上属于数量限制性措施,即禁止规定上限以上数量的特定商品进口。按照协议,进口数量上限按照各商品2015—2017年从韩国进口平均数量的70%确定。美方还要求每个季度进口数量不得超过年度限额的30%。照此来看,2018年韩国对美国的钢铝产品出口数量至少被迫减少30%以上。这必然会为韩国脆弱的经济回升增加新的不确定性。
  
  重启谈判
  
  特朗普上台之后,以美国与其他国家签署的自贸协定对美国不利为由,宣布退出TPP,并且要求重新就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之间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展开谈判。早在2012年3月15日就已正式生效的韩美自贸协定也未能幸免,2017年7月重启谈判,最终基本上以韩国全面接受美方要价的结果,在今年3月27日达成一揽子协议。
  
  根据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的2018年版外国贸易障碍报告(NTE)介绍,在新修订的FTA协定中、美方要求韩国作出将符合美国安全标准的美产汽车进口扩大1倍的承诺,并且在对接两国汽车安全标准、放宽韩方汽车尾气排放标准方面取得进展。另外,美方认为韩国方面2016年制定的药品定价制度对外国产品存在歧视,韩方为此作出了下一步修改国内法的承诺。
  
  汽车、医药品出口是美国十分关切的领域,通过重新谈判,美国在对韩出口方面的条件大为改善,而且将长期受益。近年来,韩国的汽车产业增长缓慢,今年一季度,汽车和零部件出口分别下降4.4%和11.9%;汽车进口增长超过50%。另外,韩国现代汽车等著名汽车制造商的收益增长乏力,和三星电子的差距也在迅速扩大。在新的韩美FTA框架下,韩国汽车产业将进一步面临来自美国企业的竞争压力。
  
  勤于反思
  
  通过上述两个例子可以看到,针对美国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韩国采取的应对举措是让步多于反制。当然,通过谈判解决问题是最佳选择,必要的让步如果能够换取长期稳定发展环境也是上策。但这些应当是有条件的。
  
  从韩国的例子来看,全面接受美方要价,一方面会对韩国经济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加大经济回升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还会使特朗普产生错觉:似乎只有通过他的强硬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才能有效解决所谓的贸易不公平问题。这样,他可能进一步对其他国家、其他商品采取类似行动,甚至不惜引发全球性贸易摩擦,给正在复苏中的世界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
  
  如果我们勤于反思,不会忘记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贸易保护主义加剧世界经济大萧条、八十年代美国强压日本接受出口自主限制条件之后日本经济遭受打击的惨痛教训。
  
  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坚决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合力推进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加强国际经济治理改革,促进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这是包括中韩两国在内世界各国应当表达的鲜明态度、必须主动承担的国际责任。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研究员)

 
上一篇:众机构蓄势待发消费金融竞争加剧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地址:天津空港经济区西二道82号丽港大厦裙房 邮编:300300
Copyright(C)2011-2013. 166pm.com. mintai166.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泰(天津)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沪ICP备12002745